文_本刊記者   龍在宇   發自重慶
  他是小橋老樹,著名的官場小說作家,連續兩年登上中國作家富豪榜。2010年,《侯衛東官場筆記》系列長篇小說出版,引發了空前轟動,銷量超過300萬冊。
  他還是張兵,大學畢業後便躋身官場,在鄉鎮、黨委部門、政府部門都工作過,創作《侯衛東官場筆記》時,擔任重慶市永川區市政園林管理局副局長,正兒八經的副處級幹部。
  官場中人寫官場小說,自是別有一番滋味。張兵告訴廉政瞭望記者:“生活中絕大多數公務員都是普通人,具有人性的優點和缺點,極端的陰暗和高尚都只是極少數。我描寫的是一群符合生活邏輯的普通人,不太高尚也不太卑鄙,有點小欲望,有點小缺點。”
  今年,張兵離開了已工作七年的永川區市政園林管理局,赴永川區文聯任職。
  現實中的官員不會對號入座
  張兵說,當初動筆寫書,首先是興趣愛好,其次就是為女兒掙奶粉錢。“基層公務員如果不搞歪門邪道,靠工資吃飯,生活其實是比較拮据的。”
  開始寫書後,張兵的生活分成兩部分,白天工作,晚上寫作,他也在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中不停轉換。作為張局長,他要小心謹慎地處理好日常工作,作為作家,他又要在一個無拘無束的世界里任意遨游。
  那時的張兵,最喜歡放假。“假日是寫作的黃金時間,比如禮拜六、禮拜天兩天時間的寫作量一般和前五天相當。周末最煩的就是應酬,不管是公還是私都不喜歡,每當在周末參加應酬時,總會坐立不安。可是人是社會動物,有些應酬不得不去,否則就要當孤家寡人,而孤家寡人在社會上是很窘迫的。”
  當著記者的面,張兵也坦然承認:“我是資質平凡的普通人,甚至由於受地域影響和資質原因,拼音學得很差,普通話總是說不標準,而且有很多錯別字,以致於編輯弄了一個錯別字表,每次交稿時,他並不急於讀稿,先在文檔中進行替換。我的作品能夠受到比較多讀者喜歡,沒有其他訣竅,唯有勤奮二字。”
  “人和人的不同不在於上班八小時,而在於下班後做什麼。”張兵說,天道酬勤,若是一個人把所有業餘時間都用在某一件事情上,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能在五、六年內在某一個專業做出成績。
  記者很好奇,書中描寫了那樣多官場故事,是否因為太過“真實”,引起身邊同事或領導的不滿。張兵說:“當寫到繞不開的人時,我會在相貌上多寫點與現實中人完全不一樣的特點,情節上轉換背景。”
  “另外,現在的官員都很聰明,沒有人會傻到去對號入座,這樣對他們也沒有好處。所以書出版後,我周圍的生活沒有太多改變。”張兵說。
  被誤讀的官場
  近年來,“官場小說熱”堪稱中國文壇的獨特現象。一系列的官場小說以各自角度觀察以中國政治官員為核心的大眾生活,以及中國政治文化和政治文明的現狀與進程。
  與眾多將關註點鎖定在高層政治的官場小說不同,《侯衛東官場筆記》系列,從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寫起,隨著主人公侯衛東的10年升遷之路,逐層撥開中國基層官場現狀。有評論認為,《侯衛東官場筆記》其實就是一部小人物的官場奮鬥史。這種奮鬥歷程讀者未必能夠複製,但讀的時候卻很可以滿足一下角色代入的快感。
  身為官場中人,張兵對於“官場”也有自己的解讀。他告訴記者,在任何正式文件中都難以找到“官場”這種稱呼,但是官場又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影響著人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官場如磁場一般神秘,人們對其認識總是霧裡看花,想象多於真實,甚至有很多錯誤的認識和偏見。
  “比如關於公務員工資問題,這是規定得清清楚楚的事,社會上許多人卻總是糾纏不清,總是將貪官的收入等同於大多數基層公務員的工資,甚至還有財務教授寫出了明顯違背生活常識的分析公務員工資的文章。我的小說努力還原一個現實生活中正常客觀的、能夠維繫社會正常運轉的、同時存在一定缺點和弱點的基層官場。”張兵如是說。
  普通人眼中波瀾不興的基層官場,在張兵的筆下卻是異彩紛呈。“這或許與我的經歷有關。”張兵說,自己長期在基層工作,比較熟悉基層情況,寫自己身邊的事情相對比較容易,因為有實實在在的經歷以及切身的感受。
  那些精彩的官場故事,是否都發生在作者身邊?對於這個問題,張兵不願多談,只是淡淡地說了句:“藝術來源於生活,肯定也會高於生活。”
  張兵更願意談的,是基層政府的重要性與複雜性。他說,司馬遷在《史記》中講過:“縣集而郡,郡集而天下,郡縣治,天下無不治。”這話放在當代同樣適用。同時,基層政府異常複雜,多數人只能接觸到一個面甚至是一個點。以點帶面,以偏概全,少數負面掩蓋了整體正面,書上社會、網上社會與現實中國產生了頗大的距離。“我努力想讓作品儘量接近當今的基層社會,但是文學作品永遠也不能完全真實,因為不管如何客觀,個人的價值觀還是會不知不覺滲透進文字里,我能做到的就是儘量去接近社會真實。”
  官場小說的出路在於超越官場
  如今的張兵,終於不用每天費盡心思去轉換角色。“文聯的工作單純很多,我也可以把更多精力投入創作中。”
  關於張兵離開市政園林管理局,外界有許多傳言,他自己卻認為“是組織需要和個人特長兩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 我在市政園林管理局工作了七個年頭,按照崗位交流規則,已經接近崗位交流的年限”。
  張兵坦言很喜歡目前的生活狀態,“只有經過時間沉澱,每個人才能真正發現內心的真實需要。中年困境在現實社會中相當普遍,成為一個社會問題,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生的重新選擇。”
  談及未來的創作計劃,張兵一下子來了興趣。他表示在未來的幾年時間里,將集中精力完成《巴國侯氏》系列小說。《巴國侯氏》分為四個系列,第一個系列是《侯衛東官場筆記》系列,第二個系列是《侯海洋基層風雲》,故事的主人公叫侯海洋,與侯衛東是同族子弟。他估計,《巴國侯氏》前三個系列創作完成後,接近600萬字。
  如今,對於官場小說的評價呈現兩極。張兵說:“像《侯海洋基層風雲》,我就將其定位為社會小說。裡面有官場人物,但並不全是官場。這樣各方面都好交代。”
  “官場小說的出路,就在於超越官場。”張兵感慨道,“無論什麼題材的文學作品,最終要探討的還是社會與人性。”
  張兵如今經常出席各種講座。因為是知名官場作家,又有二十年基層官場經歷,許多年輕公務員都把他奉為導師。對此,張兵顯得有些羞澀,他認為現實生活已經給了工作在基層、待遇並不高的公務員太多壓力,在壓力下,他們大多數能夠根據自己實際情況做出適合自身的選擇。
  “與其說建議,不如說是我個人的一點感受。”張兵翹起二郎腿,不疾不徐地說,“一是要有職業道德,公務員體系是典型的金字塔體系,絕大多數公務員必然居於金字塔的底座,多數公務員都會在某一個時刻面臨職務上的天花板。大家都應該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擺正好心態,恪守職業道德,只有這樣,心靈才會平靜。”
  “二是違法違紀之事不要做。為什麼要單獨提這一條,這和我的經歷有關。”張兵說,少年時代,父親在監獄工作,自己經常在各個監區玩耍,不時會有人介紹這個犯人以前是什麼長,那個犯人以前是什麼領導,我對此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深知失去自由的痛苦。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zw98zwje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