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品:轎車之外的動產,具有一定流通價值的普通物品,如珠寶首飾、高檔手錶、相機、手機等。
  絕當:典當期限或續當期限屆滿後,客戶在5日內未贖當或續當的當品,成為絕當。典當行有權自行變賣或折價處理(三萬元以內)。
  陳維最近看上了一款SUV汽車,東拼西湊首付還差了幾千塊。他瞞著家裡把一件祖上傳下來的玉器,偷偷拿了出來,打算找家典當行折現救急。但他找了好幾家,沒一家肯收。“我搞不懂了,這典當行都改行做啥子生意了?”
  重慶晨報記者調查發現,像玉器這一類被統稱為“民品”的東西,大多典當行現在根本不收。
  “全市130家典當經營網點,覆蓋了38個區縣,但兼做民品的不到10家。”市典當協會會長杜明亮說,典當行的主營業務早已從傳統的金銀珠寶、電器、手錶等,轉向了汽車、房地產,財產權利等相關業務。
  主業之變 房地產成典當行香餑餑
  正像市民陳維所遭遇的那樣,如今的大多數典當行,已不做民品。而兼作民品的典當行,其主要業務也轉向了汽車、地產、財產權利等。
  賺錢少,成本高,成為絕大多數典當行放棄民品的主要原因。
  這樣一來,賺錢多,成本低的房地產,自然成了香餑餑。2013年,全市典當行業典當總額35億元,房地產超過一半以上。
  房產評估、議價,簽訂抵押借款協議,房交所辦理抵押登記手續,開當票,放款。典當行靈活快捷的優勢,在房地產業務中顯露無疑。一般1到3天,很多時候1天內就辦完。
  如今,多家典當行的前臺都空無一人,也見不到擺放當品的櫃臺。有的藏身高樓,有的隱身鬧市。不做民品後,連鋪面都可以省去。
  協會會長杜明亮說,目前典當行主營業務除不動產的房產外,還包括了財產權利的質押典當(銀行存單、支票票據、倉庫的倉票、應收賬款、企業股權等)和動產中的汽車。
  典當業發展到今天已成為了主流金融機構的有益補充,成為市民和中小企業有效融資的途徑。但典當業似乎正在遠離自己的“本位”。
  市場之變 一張猴票點燃民品市場
  解放後,曾備受詬病的典當行,全部併入物資公司,從事廢舊物品回收。當它再次在重慶出現時,已是40多年之後。
  1996年,重慶第一家典當行——南岸物資回收公司典當行成立。同年,具有國企背景的信義典當行成立,從那時起,譚師傅就是這家典當行的典當師(鑒定評估)。
  之後的2年,陸續有典當行開業。當時民品的範疇非常廣泛,從服裝到電器,從金銀珠寶到錄音機的喇叭,來者不拒。即便如此,全市的營業額也不過幾十萬。
  但1998年,信義典當的一張“絕當”郵票,卻拍出了36萬元的高價(3萬以上的絕當需拍賣),給典當行業典當民品著實點了一把火。
  “是一張1980年的生肖猴票,孤票。”說起這單業務,譚師傅眉毛上揚。當時一男子將這張8分面額的郵票遞進了櫃臺,仔細打量一番後,譚師傅給對方當了200元。
  約定的期限已過,對方遲遲不來續期,幾番交涉下來,這張郵票成為了絕當。
  按照約定,成為絕當的物品,典當行有權處置。於是,這張郵票被送到拍賣行,被人以36萬的價格拍下。
  民品之變 iPhone5也當不了2000元
  隨著時代的發展,典當行的民品也在發生變化。首先是服裝逐漸被淘汰,工業零配件產品也難入典當師的法眼。而一些數碼產品,卻大張旗鼓的進入當鋪。
  7年前,新華路的一個電器老闆,將幾箱電吹風的電機主件(有黃銅),拉到了三和典當行,要抵押幾千塊錢。“我只有按照黃銅估價。”三和典當行的聶師傅說。
  手錶因為假貨多,其實並不太受歡迎。“典當師一般要開蓋檢查,如果顧客不同意,我們寧願不接。”
  電動摩托也曾進過典當行,但因確實太占地方,逐漸退出。而現在一款全新的蘋果5手機,在典當行也當不了2000元,而且當期不超過3個月。“數碼產品掉價太快了。”
  去年聶師傅收了一款相機,顧客是區縣來主城做廣告的,生意不好,一直當了一年,最後因為相機掉價,成了絕當。如今,這款相機仍然擺在三和典當行的櫃臺里。
  而典當電腦,得看發票、配置,放大鏡看螺絲(是否拆機檢修),再根據目前二手市場的價格進行估價、議價。
  功能之變 民品典當成了救急之用
  “哪個沒得手頭緊的時候嘛。”這是典當行的師傅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救急,就成了民品典當最主要的社會功能。
  “有拿上萬的東西,當500塊的。”聶師傅說,來當鋪的市民不是沒錢,而是當時手頭緊。因此,當金的多少,是雙方協商的結果,而不完全取決於民品的價值。
  三和典當行周圍的居民,特別是一些中老年人,經常來當一些小戒指、耳環,每次當個幾百元看病。很快就來還了。
  一名在南坪租房的上海女子,因為家中被偷過幾次,此後每次回老家之前,都把金銀首飾和結婚證,放到三和典當行。“她不是沒得路費,只是覺得我們這裡保管起安全。”
  以典當的形式保管貴重物品,本身就是典當行的服務功能。走進三和的庫房,數碼產品都放在防潮櫃中,貴重的金屬則由保險柜存放。
  聶師傅說,他遇到的最離奇的事情,是今年上半年的一件事情:一個20出頭的小伙子,拿著身份證來到當鋪,希望能當100元路費。但因身份證不屬於民品範疇,沒給他當。
  場地之變 典當行成了淘寶之地
  在三和典當行的大門前,有一塊小黑板,上面寫著黃金和鉑金的“今日當價”。當然,有時候會把一些成為絕當的商品寫在上面。
  “絕當不多,只有5-8%。”聶師傅說,典當行里的絕當品非常有限,標價低質量好的當品,一放出來很快就會買走。因此,他們從來不擔心絕當不好處理。
  而數碼產品是最為搶手的,一般價格為市場的四五成。上個月,一臺HP的筆記本電腦寫到小黑板上。上午過路的人看到,馬上喊同事來看,中午就花1000多元買走了。
  目前,有部分市民專門在典當行“淘寶”,他們留下自己的需求和聯繫方式,一旦出現合適的絕當商品,他們就會接到電話。
  絕當較為集中出現的季節,是在春節或者節假日過後。春節期間,不少人將閑置的東西送進典當行變現。春節後,因各種原因,這些東西成為絕當。典當行便會低價出售。
  當然,典當行的員工也有近水樓臺的便利。幾年前,三和典當行的當品,一套12冊的縮編《康熙詞典》成為了絕當,老闆章國義直接收藏了。
  觀念之變 行內看好民品二手市場
  儘管民品在典當行業務量的占比非常小,但章國義依然對民品情有獨鐘。
  講究“天時地利人和”的三和典當行,堅持了多年的民品業務,如今年典當金額上千萬。由於鄒容路的門面要拆遷,三和將搬到江北嘴,同時南濱路的分店也在籌備中。
  三和典當行的聶師傅,對民品也充滿期待。“民品做上規模,是相當有前景的。”聶師傅分析,隨著重慶一些奢侈品店陸續開業,幾年後,這些產品就會流入二手市場,如果典當行業不收這些東西,那就會流入“馬路市場”,會造成黑市的畸形發展。“這塊大蛋糕,就應該由典當行來吃。”
  信義典當行總經理董運洪說,在北上廣深等經濟發達城市,民品能夠占到典當業務的30-50%,而重慶不到5%,還有很大空間。
  市典當協會會長杜明亮說,在繼續以房地產、財產權利為主業的情況下,鼓勵典當行把傳統的民品業務做起來。“更好的為老百姓服務。”   (原標題:手頭緊的時候 你進過典當行嗎? )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zw98zwje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